存济医学院 存济医学院

我的母亲

  • 文/黄金
  • 发布于 2017-05-14
  • 574

    我母亲那个重男轻女思想还根深蒂固的年代,她很不幸的是生了两个都是女孩,因此经常受大家族的“夹板气”,加上父亲好赌、爱热闹、不顾家、管不住钱,他们就常因为钱的事情争吵、打架,最严重的一次莫过于母亲被父亲气得喝了农药,所幸发现及时,才幸免于难。

    这样的环境难免养成了母亲脾气古怪、节俭得不像话、把钱看得特别重要的性格。我与我姐差十岁,姐姐小时候经常被母亲打,有时候被打怕了,离家出走,父母亲围着家周围找了几圈,没找到也就算了,她饿了自己又回去,一般这个时候,母亲气也消了。其实我小时候也常挨打,也许这是中国传统教育模式:棍棒底下出孝子。

    姐姐现在常向我抱怨说母亲偏心我,偏心得太明显了些?

姐那时候的成绩并不比我差,但是因为升高中考试需要钱,问父亲说找母亲要,问母亲说找父亲要。虽然父亲最后向别人借钱给姐,但姐因为赌气,再加上考试时间也错过了,就出去打工了。她说母亲那时候是有私房钱的,就是舍不得拿出来。其实母亲和我说过这事,她挺后悔。

    母亲随姐姐和姐夫进工厂打工,工厂里包吃住,她就把每个月的工资都存起来,姐姐常说:在工厂里,母亲没为她花一分钱。姐姐姐夫开小灶的时候会叫上母亲,母亲去了也不吃肉,专挑青菜吃,姐姐姐夫把肉夹到母亲碗里,母亲连忙把自己的碗遮着说:别给我挑了,碗里这么多,我自己会夹。然后自己走到一边去吃饭。剩余的菜没吃完,放馊了,姐姐准备倒掉,母亲又哼哼唧唧地说多浪费,还能吃呢?从我记事起,母亲就是这样,家里好吃的她总是最后一个吃,坏了的水果没人吃,她总是抢在我们扔掉前,把它吃掉。

    更让我觉得讶然的是母亲曾在工厂里面穿了长达半年的半截拖鞋,姐姐给她买了新的,她不穿。因此姐姐每每跟我聊到母亲时,总说母亲跟她八字不合。

    现在环境不一样了,人民生活好了,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没那么严重了,再加上家里的两个女儿比较争气,母亲的性子改了许多。现在我和我姐也常调侃母亲:说生男孩就是送钱的,生女孩是拿钱的,您生两个女孩,是福气。

    每次学校放假前,我都会告诫自己回家多陪陪父母,别只顾着自己玩。放假回家后,才知道与在学校给母亲打电话一样,很难找到话题聊。每次回学校前,自己又非常舍不得,我问母亲:为什么在家里的时候不觉得想,要回学校了,又特别不想走?母亲会开玩笑地说到:远香近臭。

    生命短暂,世事无常,我小学时候,姐夫父亲去世,那时候可能体会不到触景伤情或生离死别,想到自己母亲年岁也大了,只哭得稀里哗啦的,现在想想还是很感慨。我有时候胡思乱想,自己读这么多书,也许以后工作不一定好找,父母年事已高,我挺害怕。

    子欲养而亲不待!愿天下母亲健康常在,母亲节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