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济医学院 存济医学院

流 伤

  • 文/王新玲
  • 发布于 2017-04-25
  • 583

夜深,静卧,难眠。

往日的无用伤划过破碎的心灵的间隙,仿佛一颗颗泪珠划落枕边。

一直压抑着这种情绪,却发现越是浓烈了,是写点什么的时候了。

不曾恋过,又何谈失去?可是竟于一个晴朗的午后哭到心碎,仿佛世界瞬间全是灰色的模样,一切都失去了意义。那一刻的温柔,虽芳华一瞬,却镌刻永远;这一刻的惆怅,随流年一景,却悲啼亘古。伫立于风中,一片片随风飘散的花瓣,难遣我心中一片惆怅,仿佛听到心间回荡着那首老歌:“想说忘记你也不是很容易的事,我只有伫立在风中,想你……”

望穿汴河的秋水,谁来为我再暖冰冷的手,烘干这颗潮湿的心……

流年似水,浮生若梦。这份滴水的痴情,也许只是一场梦而已。心上的无用伤只能待时光的洗礼去冲淡一点一点点……

日子总是像从指尖渡过的细沙,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,那些往日的忧愁和无用伤,在似水流年的荡涤下随波轻轻的逝去,而留下的欢乐和笑颜就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