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济医学院 存济医学院

慕田峪长城

  • 文、图/Leung
  • 发布于 2017-04-04
  • 813

持续了几天的蓝天,还有暖洋洋的阳光,总让人觉得不出去玩一圈对不起这明媚春光。而慕田峪长城,正好,距离正好,风光正好,只需要有了这个念头,剩下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。

来得很早,看着空无一人的长城,会有恍惚感,时间好像从来没有走动过,历史和现实不经意重叠。

敌楼

爬上敌楼,往前眺望,能看到古老的道路无尽地向远方蜿蜒延伸,很容易胆怯。

城墙刚正而曼妙的曲线

一路上走走停停,觉得蓝天白云是那么可爱,温暖的阳光是那么可爱,敌楼上野出的杂草是那么可爱,城墙边探出的花骨朵儿是那么可爱……一切都充满生机,蓬勃向上,不是历史的沧桑变迁,孤独寂寥。

 左上方“忠于毛主席”几个石块大字,据说是文革时期的产物

北端长城坡度最陡的、花开得最璨烂的就是慕字拾玖、贰拾号台了,最后小半段基本上要搀着栏杆才能上去。

十九台眺望

眺望二十台

到了贰拾号台后面,就快到著名的“箭扣长城”段了,可惜入口处被围墙围起来了,只好作罢。

从最北端折返去最南端,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因为最南端还要折返到中间陆号台才能下山,无疑中把长城走了两遍,加上走走停停拍拍,这一天在山上花了五个多小时。

到此一游留念

 开得很茂盛的桃花

北端的城墙多是比较平缓,缓上缓下,到了南端,明显楼梯就多起来了,尤其到最前面几座敌楼的时候,很多石阶的高度走起来很累。

再往前走,就到了正关台了,三座并排的敌楼,显得格外巍峨。可惜位于城墙最低处,在远处根本看不到。

 到正关台的一段楼梯倾斜得特别厉害  

正关台侧面

 屋脊上的脊兽,默默地注视着沧桑变迁

走过了正关台,再走,再爬,再攀完最后三座敌楼,就到了最后的终点——大角楼了。大角楼

从大角楼望出去,会发现两个方向还有两段城墙,一段是沿着山势继续往前,另一段是蜿蜒了几里路后戛然而止。在大角楼里面跟维护设备的老大爷唠嗑,听他们说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八卦——原来那段不按正常方向走的长城叫“秃尾巴边”,是当年修建的大将看错了图纸的产物,震惊的皇帝就把他砍头了。

在慕田峪长城东侧,长城本来是顺山势伸向东北。可是到一敌楼处突然分出约1000多米的地段,另辟蹊径摆向东南方向,山势尽处,突然终止,在尽头处修了一个甚是坚固雄伟的敌楼。这段千余米的长城被人们称之为“秃尾巴边”。这样长城在此处就形成了三道长城汇于一楼,“三面极目观巨龙”的景观。——摘自百科

然后,一天结束了。

《孤独星球》(Lonely Planet)中有关于万里长城的描述:

“很少有人坚持徒步走完长城,但即使只选其中一段,也会被它不灭的光环所震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