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济医学院 存济医学院

  • 文/罗国龙
  • 发布于 2017-03-17
  • 630

合上书页 ,畅然。

闭眼,然后幻想,奔跑在一片无声的土地上,我追着那只蓝色的风筝。

借着春光,最近读完一本貌似过时的小说——《追风筝的人》,于是,我思绪开始奔腾

这是一个残忍而美丽的故事,没有虚矫赘文,没有无病呻吟,阿米尔与哈桑脆弱而亲密的友谊贯穿始终,阿富汗人与阿富汗文化的悲悯尽显淋漓,无论是温情或恐怖,无论是加州美梦或喀布尔梦魇,都包蕴了无比深刻的道德寓意。一场童年,一个故事,一部史诗,以及无尽的不可思议的点滴,是的,无尽的,不可思议的点滴。

阿米尔是阿富汗富家少爷,哈桑是仆人的儿子,他们喝着同一个胸脯的奶水长大,他们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同一片草坪上迈出第一步,还有,在同一个屋顶上,他们说出第一个,阿米尔说的是“爸爸”,哈桑说的是“阿米尔”。童年,他们一起放风筝,一起追风筝,可一场风筝比赛后,自责与痛苦的阿米尔背叛了自己,他让所有都成为了秘密与谎言,他逼走了哈桑,从那时起,阿米尔开始失眠,从那时起,哈桑的笑容枯萎了,喜怒哀乐在他的脸上也显得单调。然而,数十载后,或许是为了赎罪,阿米尔重赴喀布尔,他告诉自己,当你杀害一个人,你偷走一条性命,当你说谎,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说谎,他知道不能再严苛自己,他知道真主会保佑他,他知道重赴喀布尔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,是的,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。看到故事的最后,看到哈桑与阿米尔从“兄弟”到兄弟,我有着淡淡的心痛与深深的欣慰,哈桑与阿米尔的故事,让我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兄弟,哈桑爱阿米尔,胜过爱任何人,正如我爱你们,可我终究不能那样卑微,我只是会永远陪着你们一起放风筝,一起追,我只是会永远为你们,千千万万遍。

战争把父亲变成阿富汗的稀缺物品,战争把阿富汗的孩童变成一种玩意儿,他们涂脂抹粉被迫出卖身体,他们被性虐待,他们跳着街头手风琴艺人的猴子表演的舞步,他们最终只是被玩弄的哈扎拉孩童。可阿富汗人爱说,生活总会继续这让我内心感到甚是千情。昨日光影,渐渐丰盈,曾亲眼目睹人性极为丑陋的一面,于是乎,我告诉自己,我不能做自己讨厌的人,我需要时光的打磨,但却要保存内心最初的模样。所以,现在,就让生活继续,好好的。

这绝不仅是一本最想与友人分享的小说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谎言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风筝,每个人都需要勇敢地追。

为你们,为兄弟,千千万万遍。

为自己,勇敢的,我追。